《重生之我相公是狗太子》第5章

白景站在軍隊前,高聲道:「本宮已帶來援軍和充沛的糧草,明日更將帶頭沖鋒,將士們放心隨本宮前往,我軍必勝!」

趕路疲倦,夜里,我隨太子進入營帳內,雙雙仰臥于簡榻之上。

還有一個時辰,他將重回狗身。

明日即將迎來生死之戰,我難以入眠,身旁的白景也輾轉反側。

我輕輕翻身下床,點燃一盞油燈,白景也隨我來到桌邊。

他沏了一杯茶,輕聲道:

「你可知?父皇曾在苗疆留下一縷情。

「可那女子不愿跟父皇回到京城,更不愿做那深宮里的孤雀。

「她恨極了父皇的對她的欺騙,于是下蠱,咒父皇與其他女子誕下的胎兒,皆會變成畜生。」

我第一次聽他剖心自陳,竟覺得有些心疼。

分明是上一輩的恩怨,卻將如此罪孽加在了他身上。

大婚以來,我們從未同房。

夜晚,他不能行人事,但在白日,他也不曾強迫于我。

只是明日一過,便不知未來如何了。

我看著他在燈火里明滅的輪廓,不禁湊身上前。

「夫君,倘若明日就是我們命定的最后一日,我能趕在此刻,同你共度良宵嗎?」

他眼中閃過一絲驚詫,接著是濃稠的情意。

他霸道地回吻著我,一手扣住我的腰,帶著我跌跌撞撞倒進床塌。

15

破曉之極,營帳透出的微光喚醒了我。

我緩緩睜開雙眼。

卻見身側的人仍在熟睡。

我心下詫異,白景他……為何沒有變作狗?

難道……?

此時,冰冷的系統音響起:

【監測到真愛出現,太子白景,詛咒解除。】

我輕輕撫上白景的臉龐,在晨光里竟是如此清新俊逸:「我的狗呢?!」

我眼前竟然一時有些模糊。

白景悠悠轉醒,他似是也明白了什麼,驚喜地抱住了我。

「盈盈!我不是狗了!」

我埋進他懷里喜極而泣,「你,不會變成狗了。」

來不及說太多,白景便趕著更衣出征了。

16

我獨自留在軍營中,回憶上一世敵軍的作戰方略,思襯應對之策。

本想去看看那近兩千只的狗軍隊。

卻得知嫡姐根本不會訓練,馴獸師也無法操縱數目如此龐大的各式犬種。

本想的是將它們盡數遣散,卻又面臨前線斷糧危機,便要殺了來充作糧食。

狗軍反抗,紛紛向外沖出,逃得遠遠不知蹤影。

我氣急,但系統此時也跟消失了一般。

此刻,竟真的毫無辦法嗎?

好幾日,都沒得到前線來報,我不禁憂心忡忡。

夜里,有人推門而入,白景身上是濃稠的血腥氣。

我不禁向前,拉過他仔細查看。

他卻后退一步,將我輕輕推開,柔聲道:

「不必擔心,都是皮外傷。別沾到我身上的血污。」

他搖晃著挪到床榻邊坐下,垂著眼看不清情緒。

「戰勢不佳,我方損失慘重,不知還能堅持得了幾日。我會派人連夜送你回京。」

我終于下定了決心,仍然想著放手一搏,便堅定著開口:

「臣妾有一計,愿獻予夫君解憂。

「不知夫君可還記得,那兩千只狗?只要能將它們尋回,就一定還有轉機!」

白景苦笑一聲:

「可這邊疆地勢廣闊,如何才能尋得幾千條狗呢?」

前世今生,我不曾過問系統來路,只是被動于系統的發落。

如今卻只想著賭一把。

正當我猶豫著如何說服其他人幫我尋狗時,系統突然冒出了頭。

【成功幫助太子白景解除詛咒,達成成就『狗王之王』。獲得獎勵:『號令之旗』。】

【號令之旗:可將你的指令傳遞給方圓百里的犬類。】

17

我決心使用「號令之旗」,吸引散落各處的狗軍。

「汪嗚——

「汪嗚——

「汪嗚——」

可四處只是一片寂靜,白景燃起希望的眸子也透出一絲失落。

他卻還是安慰我:「不礙事,大不了背水一戰!」

我拍拍白景的肩,試探著說,「夫君,要不你也喚一聲?」

白景點了點頭, 聽話地狗叫了兩聲。

突然!四周響起鋪天蓋地的回應,全是狗叫!

好不震撼!

我驚詫地往四周望去, 只見得——

那犬軍自四面八方奔來, 黃沙瞬間席卷漫天。

一只體型健碩的黑白犬沖在頭陣,直到了我身邊才穩穩停下。

它正是我上輩子任命的狗將軍——墨彪!

墨彪的頭上有一道長長的疤,這一世卻比前一世更滄桑了許多。

「墨彪——」

它紅著眼喃喃道:

「汪汪汪汪汪!」

【王,您終于來了!

【那個葉昭茗, 我等記掛您前世的恩典, 本以為她是您的親姐姐, 才對她恭敬相待。

【卻沒想到她不通狗性,只會拿鞭子抽我們, 竟還妄想剝皮吃肉!

【我等本預意潛逃, 又怕錯過了與您的相會……」】

沒想到重活一世,狗兵們也保留了上一世的記憶。

我眼眶發酸。

回想起從前我們在軍營相處的點點滴滴, 頓時忍不住落淚。

我未多言,直接騎上了馬,趕在隊伍最前方。

我振臂高呼:

「狗軍聽令!隨我出征!」

千軍萬馬奔涌向前。

遠遠回頭,白景還站在營帳前,如一株挺拔的柳,立于天地間。

我遙遙沖他笑,他也溫柔地彎了眼。

我高舉起手, 再次喊道:

「沖——!」

一聲令下, 無數犬軍隨我一同向前,瞬間卷起一陣狂風。

一時間, 天地震動。

抱著必死的決心, 赴那滾滾黃塵之中。

17

血戰三日, 終于告捷。

狗軍的實力勢不可擋, 不僅讓蠻夷俯首稱臣, 還讓他們割讓了三座城池。

皇帝欣然赦免了我一家的性命。

嫡姐所貪想的「天下第一犬師」的名號,也依舊落在了我身上。

皇帝施恩給狗軍們建立了一座狗城。

每日送去糧食和干凈的水源, 狗舍也有專人負責打掃。

而那最勇猛的黑白大狗「墨彪」, 被封為狗王, 成為狗城的管理者。

將軍和嫡姐在不久后走投無路,被抓回了京城,關進牢獄,五日后便要巡街問斬。

我到獄中,送她最后一程。

這一世又將訣別,嫡姐卻仍是一臉妒恨,眼底溢滿不甘的猩紅:

「為何這一世我明明學了你,卻仍然落得與你不同的下場!」

她雙手狠狠扒著獄欄, 似乎要將鐵欄揉碎。

我也靠近獄欄, 輕撫著嫡姐的臉, 笑著開口:

「是你的,終歸是你的。

「如若只會模仿, 誠然學不得要領, 這一生也無法為自己而活。」

走出監牢, 白景已在門外等候多時。

他著一襲白衣,被襯得愈發挺拔俊朗,瞧見我, 便伸出了手,眉目皆是動情之意。

他輕聲喚:

「昭盈,我們回家。」

 

——全文完——

 

 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
端午節福利通知
取消月卡,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,年卡50美金,原付费粉丝,月卡升级为季卡,年卡升级为永久卡。 另外,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,神秘入口正在搭建,敬请期待!
我知道了